九江-庐山

到达九江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多,天还没亮,并不冷,在路边的椅子上坐着吃东西,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一些学生骑着车去上学。走到南湖公园,早上锻炼身体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在湖边的椅子上,对着湖面发呆,忽然被学生骑车飞驰中的铃声惊醒,这才反应过来是双休日。

去庐山的路上路过了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座形似美国白宫的建筑,气势磅礡。我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如果对修建这样的建筑只会增加民众负担而不能提高实际的办公效率表示担忧,那应该算的上是忧国忧民,如果是我等草民有如此想法,在现有的制度下,只能算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

比起萧瑟的北京,庐山上依旧郁郁葱葱,游览线路安排的十分应景,先是国民党军官的别墅,而后是毛泽东同志的,建筑面积、室内陈设等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我本想感慨这就是权力上的差别,后来想了想不如说是对中国人民的平等进步做的贡献不一样。

作为一名懂政治的程序员,我一直是一名好司机,我感到走过的景点着实比那些政治纷争吸引人,之所以有这么多纷争在庐山发生恐怕也是因为山上景色秀丽吧。据导游讲解,庐山上植被多种多样,地形地貌据说也引人入胜,可惜我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有些时候只能草草走了过场。

太阳一落山,温度马上降低,据说这个季节经常有冰雹,所以庐山上的居民楼房顶都是铁皮的。晚上在山上住,依靠电褥子取暖,也自得其乐。第二天清早去含鄱口,看了看日出以及日出后的五老峰,鄱阳湖据说在水多的时候能连成一片,现在也就是星星点点,不过已经比之前干旱的时候好多了。

一路走下山,路过了三叠泉,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水痕和植被,要是在夏天应该还是波澜壮阔的。一路走下山,相当平坦。午饭后去白鹿洞书院,经过几代人修葺,现在看上去也颇有规模,充斥着“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的气息。书院的状元榜中,没什么认识的人,如同今天的高考状元一样,很少能做出一番让人记忆犹新的事迹。

浔阳楼在长江边,因反诗而得名,长江比在武汉看的清澈很多,流速也更慢,当然去武汉的时候应该是夏天。江上的货船都靠左行驶,不知道这是什么规定,船上装的基本上都是煤,也不知是运向哪里。锁江楼据说是,为了镇住长江的水患,当年日军大炮都不曾击垮,面对1998年那样的大水,貌似作用不大。

下午在九江吃了黄豆烩皖鱼味道不错,晚上照旧跟肖均打魔兽,十分欣喜。

One thought on “九江-庐山

  1. 朋友曾经跟说,其家里是国民党高官曾在庐山上有一套别墅,文革中被没收,文革完结平反时其父母因为对政策反复的惧怕而没有去认领那栋别墅。现在提前,只能叹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