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4日

魏小夏成长很快,目前已经能比较顺利的爬行一段距离了,而且对于自身情绪的控制能力还是有所提高的,今天去公园一个小时也没有大规模爆发。有时觉得每当人生前途迷茫的时候,我会回顾过往的经历,反思不足和成果,今后遇到这种时候也许会更多去回顾魏小夏的成长吧,这一定会令人感到很欣慰。

没有找到引人入圣的书籍,断断续续阅读西方现代思想丛书,比较晦涩不能有效体会其中思想,《企业家的尊严》这本书结合时下流行的996去思索是很有意思的,不过我还没行程可以用文字描述的系统思维。另一本在看的书是《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看了豆瓣上的短评之后,我估计我不太能看完以上两本书吧。

天气转暖,锻炼身体坚持到了每周4次,身体状态应该能保持住,不过总体还是欠缺无氧运动,后面还是需要加强。对于行业公司和自身前途的思索还没什么有效的结论,工作中还是在学习和适应的阶段,对于外部环境也欠缺和有识之士的交流,如果工作真的也变成了简单的重复,那还不如去开出租,因此还是需要继续思索和探究。

终于把TLF基金过去一段的工作进行了整理,本学期的业务亟待开展。

2019年清明节

姑姑最终还是走了,回顾她的晚年,遗憾颇多,一些事情没看开最终导致了悲剧。生者也早有思想准备,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躺了两年多,就算是了却了一件事吧。

为了给魏小夏更大的生活空间,于上个月中旬租了一个较大的房子,搬离北沙滩7号院时,也是一场唏嘘,虽然还没卖房,但是估计不太会回去住了,也算是告别了一个时代。

再次回到腾讯工作,一年来原部门的变动很大,大家都有颇多的感慨,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是否还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亲人的离开,搬家,工作的变动,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使我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节奏去适应这些。时而会有人到中年的感觉,但是好在还拼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