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6日

过去一段时间每次去上海都有一种来避暑的感觉,虽然比较潮湿,但是最高气温一直在28-30度左右,除了下午最热的时候其他时间即使在户外也没有那么难熬。北京经历了连续高温的几周,终于在昨天和今天开始下雨,周五早上在上海的酒店起来看了一眼天气预报,发现情况不妙,赶紧买了火车票退了机票,回家后查了一下,原定的航班晚点7个多小时起飞,让我有一种在重大时刻做出了关键决定挽救了xxx的感觉。

改乘的火车是复兴号,其特等座车厢也跟之前做的京津城际的特等座车厢不一样,特等座车厢在车尾,座椅可以放倒的。车上其他人完全跟我不是一路人,旁边是一个在备考证券从业资格的小妹,一路上除了睡就是在备考,火车驶过天津后买了一盒40元30粒左右葡萄,并没有先问价格,在知道价格后面露难色。旁边的哥们穿一双增高鞋和破洞牛仔裤,先是睡觉之后玩斗地主,快到站了开始打电话,几千万的大买卖。再前面的大叔每一站都要下去抽烟,头发不多而锃亮。我要是年轻几岁,应该会想和这些人聊聊,毕竟程序员的世界过于单一,很少能接触到其他行业的人,早几年的旅途上我还是跟很多人聊过跟多事情,涨了一些见识。

体重下降到3月以来的低点,不出差的日子里运动量已经不小,翻看了过去几年的体检报告目前的体重并不很低,也许是肌肉增加了呢。《北京千米以上山峰手册》看了一半多,感觉有必要研究一下退休以后的生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