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清明节

姑姑最终还是走了,回顾她的晚年,遗憾颇多,一些事情没看开最终导致了悲剧。生者也早有思想准备,她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躺了两年多,就算是了却了一件事吧。

为了给魏小夏更大的生活空间,于上个月中旬租了一个较大的房子,搬离北沙滩7号院时,也是一场唏嘘,虽然还没卖房,但是估计不太会回去住了,也算是告别了一个时代。

再次回到腾讯工作,一年来原部门的变动很大,大家都有颇多的感慨,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是否还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亲人的离开,搬家,工作的变动,这一切交织在一起使我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节奏去适应这些。时而会有人到中年的感觉,但是好在还拼的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