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太多开始,太多结束,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匆匆忙忙之间又长了一岁。就如同先生在深夜里吸烟一样,我只有在晚上跑步的时候抬眼看一看寂静的夜空,才算是有时间去思索。当然先生排放的是PM2.5,我却是用身体为这座城市的环境保护做出贡献,如此看来我们师徒之间还是略有不同。

结婚后虽说作息时间没什么变化,但是要考量的层面越来越多,精力和智力一度捉襟见肘。如同大部分我党的干部一样,责任一下子重大了但是待遇没有跟上,但是与他们不同的是我没有机会也不能像他们一样铤而走险,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个人利益。于是,放弃了很多之前的和习惯,用放弃这个词可能显得有些不妥,不过总是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多变化。

下半年正式就任了谢宇教育基金会理事,有承担了更多与年龄不相符的社会责任,目前看来成果喜人,虽然并没有成为教师,但也是亲历亲为无微不至地为教育事业做出了一份贡献。TLF基金还在扩大资助规模,同时也在精细化运作上做了很多探索,群策群力并利用先进的传播手段以求发展壮大万寿无疆。

时隔10多年又见到了初中时的班主任白老师,往日美好的时光回忆起来胜过中8楼的美食。一顿饭工夫得到白主任不少赞许,总和比初中两年还要多。一方面说明了,对于人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评价标准,另一方面说明上学时靠灵机一动也许能逞一时之快,人生漫漫长路还是得靠持之以恒以辛勤劳动为荣。

即便是我始终坚信自己的选择,坚持自己的道路,甚至很少在意旁人的看法,无论褒贬都宠辱不惊。这些年接触了不少有成就的教育工作者,从保继光老师到白主任,得到这些人的肯定还是令我十分欣喜。跟老朋友们互动日渐稀疏,除了将军已经少有人记得我的生日,当然我可能也不曾问候他们,写到这里我还是有一丝难以名状的伤感,有些人可能已然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如同我在他们的生命中一样。

30虽然是个整数,但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我党虽然每五年十年要换一拨人,但是普通群众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新家的阳台不大,而且朝西,所处地段确实比韩家川繁华,各种霓虹灯泛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我已渐渐告别了仰望星空的雅兴,许久没机会总结回顾,一直都在奋力向前,却不知方向是否已经偏离,或是有没有更便捷的途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