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人总会有别离,你只当是蒲公英飘离了原茎”,这是tlf某位朋友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李指导觉得不贴切,“蒲公英是茎的种子,有繁衍生气的关系。我觉得人来人往不能拿一个只有生命没有智慧的生物打比方。这都是不带感情的,人和人是有感情的,喜怒哀乐皆感情。”我想这只是用蒲公英的离开喻示的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必然、一个命中注定的归宿。

我觉得人生就像是在黑夜跑步,沿着同样的路线无尽重复,看不到终点和希望,更残忍的是你跑得越快离油尽灯枯就越近。死亡就像是公共汽车,不会因为你等待它的心情是恐惧还是急切而调整它到站时间,而且只有少数人知道它到站的时间,更残忍的是它只有前门没有后门,一刷卡会带走你的一切财富。

以上是四年多以前我对生死的描述,现在仍旧历历在目,我曾试图比拟当时和现在哪种状态更适合,翻来覆去几经周折,却已然无法回忆起当时的心境,只好作罢。看以前写过的东西,比看以前的照片更加纠结,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周五熬夜写完了《我为什么支持教育事业》,现在想想还有很多人需要感谢,其中包括全国劳模、特级教师梁学诚,新潮公司的周领导,以及其他同事,具体细节不一一叙述了。买了很多书都很有意思,目不暇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