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劳动节

我母亲告诉我权力刺激人大脑的部位和毒品一样,我来不及去验证,就想起“全额奖学金”“一派胡言”等已经沦为笑柄的言论。刚才看电视,播放着一些酒驾入刑后的执法录像,有些人为了躲避,甚至逆行逃逸,造成更大的交通混乱。

有些人总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而犯下更大的错误,害人害己,已经不能单单用惋惜来形容。毛泽东同志也不例外,他能正视自己的错误的话,会更加受到人民的尊敬。然而事与愿违,一个接一个的错误最终将国家推向深渊,以至于有的人说,建国后他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他死了。

我无法确认从反右到庐山会议到文化大革命,以及现在薄熙来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表演和薄瓜瓜所谓没开过法拉利的澄清信,是不是因为他们害怕失去权力而犯下的另一个错误。如果用错误去掩盖错误是普遍人性,那我应该引以为戒。

我的朋友问我对现在的体制怎么看,我不及展开讲述,只是觉得怎么处理薄熙来和陈光诚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如何改进避免再出现类似事件。又问我为什么不进入体制,我觉得进去以后未必能有机会大展宏图,而且即便有我也未必能坚持到那一天,即便到了那一天,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变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