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宝山

一座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山,具体高度未知,默默的见证时代的变迁。在那里,摆放的位置以及占地面积等因素无不彰显人们生前的差别,甚至比生前的差别还要大,都是一把攥不住的灰,你在屋里我在屋外,你在正房我在偏房。

革命公墓的停车位很少,每次去到了门口就要排队,要先派一个人下车去找车位,找到后站在那里,等车开进来。一百米左右的路,整个过程大约需要一刻钟。早年一些循环利用的花束在门口没有良心的贩卖,现在受到科学发展观的指引,卖的都是便宜的纸花了。

火红的消防车停在旁边,我不禁想起瓜瓜的法拉利,总之那刺眼的颜色与现实极不相称。骨灰堂需要出示存放证才能进入,据说是由于最近几年抢骨灰的事情屡屡发生,所以必须要照章办理。这些抛家舍业奋斗终生的人要是知道他们不成器的子女为了暂时保管某些财产反目成仇不知道会多痛苦。

古人视死如生,把死亡当作生命的延续,认为人死了以后当然应该继续享受生前所有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也有人将死亡看成为来世或下一次生命的开始,但考虑到这一过程需要时间,而死者在此期间也得维持原来的生活,所以还是要通过足够大的墓室和足够多的随葬品来保证。

比起秦皇陵马王堆,八宝山还是要简练很多的,朱德、任弼时等老一辈革命家均长眠于此,丧事日趋简朴,也算是社会进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