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

连续上了七天班,终于到此为止,我累得无力那位善于表演的老人一样去仰望星空。已经很久没有写东西,都不知道从何写起,虽然还没到清明节,但是我不愿意用愚人节做题目。要记述的太多,如同秃子头上的虱子,多了不愁。

收到了民族大学同学们给我们的礼物,一些印有同学们照片的杯子,十分沉重。那时那刻我的心情犹如当年在地铁上给老人让座收到感谢纸条一样激动,金杯银杯不如人民的口碑,比起慈善家我还是更像商人,比起过程更在乎的是成果。

新潮公司部分离职同事于上周末举行了大联欢,我认识了环铁桥、七棵树、东坝等以前形同陌路的地方,深深感慨北京之幅员辽阔。享受了老领导家里的吊椅,忐忑而舒适。作为《地下交通站》的忠实观众中午品尝了驴肉火烧,驴三样,由于吃得太多,驴杂汤只能放到下次。

期间与朱大师交流了国际国内形势,先是点评了某些足球市长的所作所为,一针见血地指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老子英雄儿好汉这类父死子继的封建制度严重阻碍了生产力发展,为广大劳动人民所不齿,必将被更先进的生产关系所取代。

虽然没有选择的权利,我还是对于未来的领导人安排做出了大胆的预测。必须说明的是,并不像预测某些大会必将胜利召开胜利闭幕那样,我这分析还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强弱悬殊高下立判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冥冥之中自有巴意。

One thought on “清明节

  1. 老大,实在没办法了,到这里请教你:TLF登录时验证问题给忘了(当时随便一添,没太重视),一直登录不了,这个怎么办?
    还请回复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