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四

经历了复杂的生产过程和周折的运输过程,它们来到北京,只为了那稍纵即逝的绚烂,燃烧自己取悦他人,一个比起“春蚕到死丝方尽,烛炬成灰泪始干”,还要悲凉的结局。我的耳朵不好,噪音性听力损伤,不过我却像一个戒不了烟的心脏病患者,除夕依旧像往年一样放了很多炮。欣赏垂死之前的缤纷,应该是我今生最大的爱好了。

我善于用只言片语描写发人深省的悲惨结局,自己却从不相信命中注定,认为付出会有回报,总是不懈地挣扎奋斗,如同我笔下故事中那些主人公们,他们不过是我的缩影,日日夜夜形影不离陪在我左右,与我一同面对残酷的现实。

假期过去五天了,我如同孩子一样,十分痛心疾首,无比希望假期一直持续下去。与年轻时候不同的是,我由衷感到时间流逝的迅猛,脑海中时常浮现出一些碌碌无为的悲惨结局,大多如同当年梦见古百万开着奔驰回家而我在楼下修自行车一样,这常常令我恐惧。

家里的暖气烧的很热,这令我如同思念情侣的少年一样夜不能寐。我睁着眼,仰望着一片漆黑的天花板,像一个已经保送上大学的高考生一样淡定。第二天的时间表早已安排好,睡不睡着,对我来说都不可能改变接下来的行程。

放假期间,去了天津,跟老马交流了公益事业的发展。串了两门亲戚,磨练了意志。跟张同学交流了很多重要话题,剩下的几天继续在家看书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