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

南京的地铁很方便,但是没有先下后上这个概念,而且没什么人给老人让座,后来有人告诉我,这里是南京,扶老可能会有风险。定好的住所在新街口一带,据说是市中心,凭着超人的记忆力,不看地图直接找到住处,我看过甲方乙方,南京的地名我也知道几个。

总统府走着就到了,门票40也不算贵。里面到处是“天下为公”,有意思的是讲解员,对着一个麦克风小声说话,周围的人都带着专门的耳机,让我这样经常蹭讲解的人无从下手。从两江总督府、天王府,到江苏都督府、江苏督军署、江苏将军府、江苏督办公署、副总统府、宣抚使署、五省联军总司令部、直鲁联军联合办事处等各种机构,都在这里存在过,最后成了总统府。

除了总统副总统的办公室,周围还有所谓的五院办公地点,这些建筑应该都不是后来修旧如旧的。孙中山先生设计的组织架构,看上去还是科学的,权力之间能够相互监督制约的,具体就不说太细了。另一侧是原来汉王府的花园,看上去也颇为舒适。

午饭后去鸡鸣寺,步行也没走多久,门票7块钱比福州那个西禅寺便宜,没看到什么僧尼,烧香的人确实不少,方圆的空气质量可真不是很好,想来北京要是把城里的雍和宫白云观什么的开放时间缩短,空气质量应该也能好些吧。

玄武湖紧邻鸡鸣寺,免费游览,人也不多,边上就是钟山,由于旅途劳顿,实在不能绕湖走上一圈。近年来我走过了杭州西湖、武汉东湖、昆明滇池和南京玄武湖,想来西湖最没劲,因为周围的人太多了,其他几处景点都还好,人不多而且风景秀丽。尤其是想起当年在滇池调戏海鸥,不禁莞尔。

晚上去吃尹氏鸡汁汤包,lynn亲自指点的地方,味道果然不错,又来了一碗牛肉面,大的可怕,竟然没吃完。慢慢走回驻地,路过了新街口,逛了逛商店,果然没什么意思。到了晚上,南京的天气也挺冷的,空调还开了一段暖风才能入睡。

第二天先去了明故宫遗址,其实基本上就是一片空地了,南京博物馆还在整修,号称12月份开放,当天已经是12月2日。就地坐车去雨花台,一路绕来绕去,其实没多远,却也坐了将近一个小时。雨花台也是免费景点,不过其中的雨花阁收费才能攀登。上去后纵览了南京南部市容,北部之前已经在鸡鸣寺观览过。

方孝孺墓祭拜了一下,费尽周折给家慈讲述了那段历史,顺手瞻仰了一下烈士纪念碑。然后坐车去夫子庙一带,依靠大众点评客户端找了个小吃店,摩肩接踵的吃了一段,味道确实不错。下午要赶着去长江大桥,就没去夫子庙,其实我是觉得拜孔子还不如拜佛。

从驻地到桥头去的时候坐车50分钟,桥体是土黄色,显得很久,上桥的电梯间立有一尊巨幅毛主席像,不知道平时有没有人负责擦。桥上空气质量很差,而且没有专门的人行道,电动车在边道上飞驰,让我都没有勇气走到对岸,当然即便走过去还是得走回来。

不比武汉长江大桥,没看到什么站岗的哨兵,而且桥面也相对窄些。周围的游客倒是不少,也不乏国际友人,交警在桥头指挥交通,不过是简单的重复一些让司机快速通行的手势,虽然感觉上意义不大,但是我还是担心他的身心健康,这得吸多少尾气啊。

坐车回去花的时间很长,体会了一下堵车,不像北京或者昆明有专用的公交道,司机又不如武汉的司机威猛,所以更加纠结。回去足足用了一个半小时。晚上转了转大行宫一带,隔墙看了看江南织造府,赶回驻地跟张璞约好第二天相会的时间和地点,匆忙睡了。

翌日,与张璞会面后直奔中山陵,从车站上去就花了不少时间。中学老师说过看中山陵和毛主席纪念堂能看出他们做人的差别,我看了这么多近代史,终究也没触景生情,估计是因为太久不去毛主席纪念堂了吧。明孝陵就在旁边,气势恢宏,不愧为一朝天子,比起免费游览的中山陵来说,70块的门票不是所有人都能置之度外。游客稀稀松松,我们坦然在神道上踱步,并合影留念。

下午乘坐高铁返京,车上人很少,一等座几乎空无一人。车应该是自主知识产权的CRH380系列,坐上去也不怎么忐忑,比起降速了的京津高铁,时速表上还显示308km/h,其实如果能3小时就到北京,那还真是不错的选择了。家慈第一次坐高铁,不禁感慨,20年前她绝对想不到今天能这么快往返于北京南京。

One thought on “南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