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6日

上周四到周六带魏小夏自驾游去了北戴河阿尔卡迪亚小镇(实际是在昌黎),这里记述一下过程。

周四下午出发,先开往唐山,总体上看唐山还是比较繁华的,毕竟是河北产值最高的城市,住在铂尔曼,也算是有模有样,比西宁神旺强吧。从唐山下了高速使用了百度地图导航,走了一段很坑洼的路,立刻感觉被坑。吃的是当地朋友推荐的著名饭店,有一定特色,就是油烟较大,三个菜都没吃完,打包走了第二天当了午饭。酒店的房间够大,魏小夏一路上稳坐在安全座椅上,晚上她入睡也比较迅速,赶在酒店游泳池关门前我还锻炼了一下。

来回路上都路过了唐山,唐山的总体印象一是和保定承德石家庄相比确实更发达,二是以钢铁成名,入住的酒店第二天有个什么废钢论坛,三是酒店在南湖景区边上可惜没时间游览了,以后可以研究一下唐山的景点,再来玩玩。

第二天在酒店用吃早餐,魏小夏第一次吃酒店的自助早餐,后疫情时期,种类虽然还不够多样不过也算是给她带来了足够的新鲜感,各种东西没少吃。从唐山去昌黎的高速很好开,没什么大型车,中午12点前便开到了阿尔卡迪亚小镇入住。

对于一个第一次离开北京的两岁多幼儿来说,看到酒店的室外浅水池已经算是大开眼界,在里面折腾了一个小时,才被父母拎到海边玩沙子。到了9月已经不让下海游泳,当然这本来也不在我们计划之内,海水和泥可以搭出各种形状,对魏小夏来说比在操场的沙坑里好玩多了。

晚餐是自助海鲜,进入淡季没有鲍鱼了,不过其他确实都还比较好吃,魏小夏来之前发了麻疹,没敢给她吃太多。大人不用忌口,中午也没正经吃饭,足足吃了两锅蒸海鲜。

第三天一早依旧是重复昨天下午的活动,浅水池和海边挖沙,当天已经是周六潜水池里孩子们多了起来,魏小夏看到别的孩子在游泳也是比较好奇,不过后疫情时代也没什么机会可以有效的让她学游泳吧。趁机观察了一下周边,魏小夏基本上是年龄最小的孩子了,而且一般都是三四个家长一起来,只有我们是一家三口。

回去北京的路上发生了悲惨的一幕,魏小夏一直哭不愿意坐儿童座椅,其惨状难以言表,我们终究是没有迁就她。在她成长的过程中,以后还会有诸多类似的场景吧。她哭着哭着直到睡死过去,醒来时我们已经到了唐山吃午饭。饭后返回北京,吃饱喝足继续哭,直到途中看到了翻车的现场,算是受到了视觉上的冲击,才老老实实坐儿童座椅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有益的尝试,但是我们恐怕一年内都不会再带她出游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