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日

从上大学时就会下午或者晚上在操场跑步锻炼,和篮球足球相比跑步的门槛较低,所以这些年即便搬离了韩家川,也坚持了下来,算是成了一项习惯吧。刚工作的时候都是睡前下楼跑一圈,有时候也会带着足球,月明星稀偶尔会有巡逻的战士和加班完事回家的军官,我和他们并不生活在一个世界里,也总是并行不悖的擦肩而过,甚至互相都没什么左顾右看。再到后来发现足球鞋实在不适合跑步,便开始选购跑步鞋,第一双鞋是Nike Air Zoom Structure 13,在那个跑步还不盛行的年代少见的全掌zoom air,一直穿着跑步很多年,目前还能凑合穿。上了年纪之后,总是想冲破约束,总感到篮球鞋太沉,于是平时也开始穿跑步鞋上下班。

北沙滩一带虽说是人口密度不大,但是总归是市内,比韩家川大院要繁华许多。即便是晚上11点出去跑步,也能见到三三两两的行人。路线基本是固定的,就是绕着国奥村小区跑一圈,国奥村也算是知名高档小区了,但是到了夜间也不是那么光鲜。这些年来晚上跑步遇到的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在路口处烧纸,弄得乌烟瘴气,污染环境,为了图省事就在路边烧个纸祭祀先人简直是对先人的侮辱,可惜执法成本太高,要不然真想投诉到12345。

跑步时偶尔能碰见代驾找我问路,去某某餐馆怎么走,国奥村门口一带不乏高档餐厅,也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代驾抽着烟交流人生经验,还能看到穿着西装笔挺背着笔记本包的人们抱头送别同时代驾艰难的把电动小车放进他们车里的后备箱,看上去是人情冷暖落差很大,实际上也是市场经济下的各取所需,总比铤而走险酒驾上路要强。然后就是常能碰见一些也在跑步的人,偶尔会相互看一眼对方脸上的疲态,找找自身的欣慰。遛狗的,成群结队下班的餐馆员工和中介,骑着共享单车巡逻的小区保安,中科院的学生,世界很大,却没有心力想《我与地坛》中描述的那样思考每一个碰见的人的来龙去脉,也许真有时候思考这些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国奥村往东看去原是一片空旷,几年前奥林匹克塔建成,夜里的灯光算是一景,我常常觉得这种人工景致总是会显得突兀,然而整个奥林匹克核心区不也都是人工景致么,仰山都是用施工挖出来的土堆砌的。近年国奥村东侧开始兴建亚投行总部,声势浩大,向东看去连奥林匹克塔都被挡上,只能看到最高处的五个圈,开工之后总能看到拉渣土的车在夜间闯灯乱开,人在这些国家战略面前总是显得渺小,也许是这些战略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