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9日至9月13日 日本自由行(下)

9月11日一早起来去筑地鱼市,又是5点多起,折合北京时间应该是4点多,其实鱼市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外场,就是各种小饭馆可以现做现吃各种海产品,另一部分是内场,相当于大型批发市场,各种小货车来来往往,各种摊位密密麻麻。内场是不让外国人进入的,我们进去之前也不知道,在狭窄的走道间几经穿梭,各种奇怪的鱼类和软体动物们,有些因为是产自深海已经断气,工人们正在紧张的包装。大些的鱼被当场迅速切开,分成几大块, 鱼籽掏出来单买,大鱼的鱼籽每个都是玻璃弹球大小,这一趟算是大开眼界。

回驻地用餐,然后继续呼呼睡去,醒来已经是上午9点多,坐地铁前去皇居。毕竟还有人住,皇居并不经常对外开放,只东御苑可以随便参观。与故宫不同,整个皇居依山而建绿树成荫,门口的广场很开阔,游人很少,基本都是在二重桥附近照相,东御苑的天守台虽然只剩残骸,但是登上去还是能一览周围的景观。东京其实跟北京一样,市区内大多数公园绿地都跟皇家有关各种御苑和恩赐公园,城市化率早就很高而且容积率高,所以整体上感觉市区内绿地和公园比北京还略少一些。比起北京一年上亿人次的接待数,东京应该不算旅游城市,各个公园门口没什么旅行车,所以各个公园都不是很拥挤,游览起来相对舒适很多。

穿过皇居东御苑去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里面以油画为主,从明治时期开始,一直到最近,从作品的年代来看,当时模仿西方油画的水平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比较耳目一新的是各种版画,边上还有个现代工艺馆没来得及去参观。在竹桥站的每日新闻大楼内用餐,跟中国的写字楼一样上面是办公区,下面是类似大食代的餐饮区,可以选择的餐厅还不少,随意吃了一碗面。

明治神宫在原宿站,里面供奉的是明治天皇和皇太后,东京五大神社之一,市区内最大的一片绿地,里面有日本最大的木制鸟居(牌楼)。明治天皇指挥了甲午日俄等战争,颁布多项法令宣扬武士道精神,所以日本政界有一种说法,称政治家在不方便参拜靖国神社时,往往以参拜明治神宫作为一种代替。印象深刻的并不是神宫本身,而是周围道路两次高耸的松树,遮天蔽日庄严肃穆。

原宿离涩谷已经不远,虽说是不想买什么东西了,好歹过去看看,正值下班时间,涉谷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等个红绿灯过马路也能聚集许多人,赶上西二旗站了。接下来去新宿,也是大同小异的商业区感觉上总面积比涩谷大一些,而且还有新宿火车站。逛了各种服装、电器、化妆品店,直到行走已经有些吃力,找了个商场顶层的美食街,有的餐厅门可罗雀,有的门庭若市,吃饭排号这种看来绝不是中国特色。随便找了一家吃饭,然后乘地铁返回住所,已经是晚上22点了。

9月12日的目标是藤泽、江之岛、镰仓,新宿站有专门的旅游电车线路,虽说是比从东京火车站走慢了一些,但是通票中包含可以乘坐日本最老的电车——江之电,在藤泽和镰仓之间随意往返,所以还比较值当。小田急电铁还做了中文网页,相当贴心,毕竟中国游客的平均购买力是日本入境外国游客均值的2倍多。

藤泽隶属神奈川县,小田急电过去大约1个多小时,下车后简单看了看市容,已然不像东京那般高楼林立,之后坐上江之电前往江之岛,一路上基本都是二层建筑了,想来人口并不密集。江之岛许多年前就是日本著名景点,很多电影、小说、电视剧、漫画都描绘过这里,岛上也是神社,据说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远处的富士山,岛边的海上很多人在钓鱼,海水相当清澈,毕竟这里的海水直通太平洋。即便不了解那些文学作品和历史典故,单单来这里观赏景色也足够了。

乘坐江之电继续前往镰仓,一路上路过的都是漫画里的地方,同一个旅行团的同事们之前来这里拍了许多照片,我显然已经折腾不动了。从镰仓车站到八幡宫一路上都是小店,有吃有喝还卖各种纪念品,买了有趣的玻璃制品作为纪念。曾经是镰仓幕府政权的所在地,虽然是留存有许多历史遗迹的古都,但是在室町时代中期之后渐渐衰退后,仅以一般都市的角色淡出历史舞台。到了江户时代后期,地域内的寺社即便有越来越多的参拜者到访,直到明治初期镰仓大佛、长谷寺所在地的长谷地区也仅有小型城市化的集落,现今镰仓市中心的繁华市街仍尚未形成。街上的小汽车大多都是骐达、飞度这个档次的两厢车,虽说离得不远,但是比起东京确实差了很多。

八幡宫也就随意逛了逛,还是车站附近的小商店更吸引人,再坐上江之电返回藤泽,一路上也没下车再看其它景点,旅游真的比上班累多了,但是比起上班我还是喜欢旅游。回到新宿又下起了雨,坐JR前往锦系町,JR和小田急等电车基本就是在楼宇之间穿梭,动静都不小而且很多地方也没有隔离板,这在中国估计不能被接受吧,可惜也没机会跟导游探讨具体原因。

最后一天去参观国会,占地不小,周围道路常有警车巡逻,也没什么行人和游人,由于是外国人,又没让进去参观,警卫的英语实在堪忧。其实这几天接触的日本人大多数英语都够呛,不过确实足够热情和严谨,整体人口素质还是比我国高一些,即便是大城市之间相比北京也还有差距。国会边上有个宪政纪念馆,里面有明治以来历代首相的介绍,根据纪念馆里的人名查查历史是了解日本的捷径,门口的雕像是尾崎行雄号称宪政之神,后来查了一下这个人倡导军事扩张和脱亚论,其实那个时代日本所谓的杰出人物大多都是这个思路,也就导致最终的侵略和战败。

之后又是银座,小伙伴真是百来不厌,滨离宫恩赐庭园算是最后一站,以前是德川家的猎鹰场,后来是海军训练基地,虽说是收费开放,游人还是不少,见到了穿着和服拍婚纱照的,这几天逛了那么多公园和神社,可算见到一对。公园门口处收获一份简体的旅游指南,下次来估计用得上。

从新桥站坐地铁返回住所,然后乘车前往机场,算是结束了日本之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