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7日

上周一边打游戏一边写东西,写到最后一着急顺手给删了,还没存草稿,那顿挫感堪比连续团灭。同一根手指在周五打球中连续被戳,导致这两个周末都只能以跑步或游泳为主要锻炼方式。本周后期天气晴好,完全不像是北京常有的天气,令人惊异。

昨日参加新潮公司老同事的婚礼,见到了许多很久没见的老同事,由于饱经岁月的洗礼,大家都沧桑了许多。观摩同事的孩子表演唱粤语歌,十分欢乐。临行前,家慈叮嘱我,让我想想上次喝酒后的惨状,于是坚决滴酒不沾,回家后家慈十分欣慰。

有一件奇遇值得记述,上个月曾去某著名互联网公司应聘,加了面试官的qq方便沟通。可惜的是该公司调整组织架构,人力资源暂时冻结,一时没有办法继续接下来的应聘流程。上周竟然发现该面试官在贵州从事公益活动,这令我十分好奇,写了封信给此人,得到回信找了个机会当面探讨了一下。

很多丘陵地区农地稀少,而且无法像平原地区一样大规模机械化作业,同时除了农业,并无其他产业,也就是说当地人的收入水平受到自然条件限制,无法大幅提高。当然空气清新,环境宜人,而且温饱还不是问题,所以即便在那种环境终老一生也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该公司常年出资支持当地教育事业,并派一名公司员工常驻当地协调具体事务。同时,每星期都有其他员工前去支教。如这位朋友所说,不限于互联网界,即便是在中国全国范围来看也很少有公司投入这么多人力物力做这样的事情。

我向他请教了两个问题,一是公益事业的效果,如他所说,自然环境难以一时间内改变,即便投入这么多也是如此,不过通过大规模的宣传以及持续坚持,至少能传播一种自强不息团结互助的理念,这将影响深远。至于为什么投身公益事业,他说派驻当地的那名员工,以前也并非专职,认为常规的工作不能充分体现自己的价值,才做了如此选择。这位面试官说与这样的人相比他做的也不多。

我也介绍了TLF基最近取得的一些成果,对方认真听取,仿佛新闻联播中描写我党开会时与会者的态度。之后对于技术及互联网行业动态,也交流甚欢,算是交了一个好朋友。事后回家想了一下,在目前的条件下,我还真没勇气全身心投入公益事业,于是对该公司的那位公益事业负责人更加肃然起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