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4日

从劳动节假期后,开始100%到岗,工作节奏变快了一些。然而公司附近就餐不是很方便而且健身房和休闲区域都不开放,并且在办公区还得戴口罩,以上种种不便,令人烦躁。高三以及中学其他年级复课以后交通更加捉襟见肘,早上要抢到车位需要再早起10分钟,北京的情况比起海外可能算是至少没有疫情的威胁了,比起国内其他地区,如上海深圳恐怕还是要等到两会胜利闭幕之后再看了。

利用碎片时间阅读唐诗赏析,能感受到李白的豪情与才气,不知道在王者荣耀中的李白是什么样的设定。周末的下午会带魏小夏回爷爷奶奶家玩,总能看到篮球场上热火朝天,算来已经是3个多月没有打过篮球了。

2020年4月25日

转眼已经在疫情中度过了三个月,北京市对于复工到岗率放松了要求,下周开始可以按80%到岗。过去的一周交通上已经捉襟见肘,真要是进一步提高到岗率估计会雪上加霜。不过看上去限行没有恢复的趋势,中小学非毕业班一个月内也不会开学,补习班就更别提了,孩子们可能度过了一生中一段难忘的快乐时光吧。

森林公园终于可以开放到晚上21点了,这样下班后还有时间进去活动一下,新手机的夜间拍照模式很有意思,能够拍到天空中奇幻的云彩,附上下图供参详。

室外娱乐场所已经逐步开放,上个周末去了北京动物园,动物们丝毫感受不到疫情的存在,看山去悠哉悠哉的活着。一只犀牛在欢快的奔跑,跟饲养员持续在欢乐中互动了很久。园区禁止投喂,长颈鹿便不像之前那样愿意走进人类了。鸟岛上欣欣向荣各种鸭子和鹅持续发出肆意的叫声。

今天去了雁栖湖,比起上次还是冰天雪地的情况,气温上已经有夏天的气息。有人倒是不多,很多项目都没开放,一些在湖北拿着蓝牙麦克风唱歌直播的年轻人令我一时间想起了欢快的犀牛,能放飞自我也是令人羡慕啊。

2020年3月28日

中国国内的疫情发展已经受到了有效控制,目前境外输入还无法阻断,海外的确诊人数还处于明显的上升期。北京现在是有限复工的状态,执行隔天到公司的轮班制度,而且看来还会持续至少到两会之后。

两个月以来,陪孩子的时间比以前多很多,教会了她骑溜溜车,其他方面上她成长也很快, 能够认识不少字了,而且对数字也有了概念。每周末都会带她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对花花草草都很有兴趣 ,现在已经能自己不知疲惫的走很远了。

早高峰的交通状况甚至比之前还要差,取消了限行,看上去对于外地车也放任自流,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小学开学,那么早上的交通情况将不可想象。每周骑车上班一天,也算是体验了新的生活方式。就安全性上来说,自行车最大的敌人不是汽车,而是逆行的电动车,这也算是中国特色了吧。

没有整块的时间看专业书籍或是其他文学作品,每周都抽空对金融市场进行适当的思索,就实际操作效果上看却是勉为其难,一生一次的奇幻景象,就当是花钱买票看戏了吧。

2020年2月14日

由于疫情在家度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目前虽说是复工了,但是由于节前刚调整了组织架构,目前工作上还是各种凌乱。北京目前整体形势可控,就是本周前几天一直有严重的雾霾,导致大人孩子都是在家闷着,精神不那么矍铄。

春节期间的北京本来就是另外一番样子, 经历过非典因此对于这次疫情并不那么恐慌,因此只要能每天出去放风,似乎也能接受现在的生活方式,只是在工作上没找到明确方向令人偶尔焦虑。对于整个经济形势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做了一些研究和判断,希望能通过投资获得一定收益,并适度缓解焦虑。

北京的超市供货还是比较充足的,价格就还是春节期间的价格,没有像往年一样回落,当然非常时期这也没什么办法,如果是下午去超市就会只能买到单价贵的蔬菜。活鱼不是很好买了,冰鲜的海鱼供货还算充足,上周超市里人还不是很多,随着回北京的人日渐增多,周末超市里甚至比往常人还多,大概是因为一些小的菜站之类的网点都关门了吧。

由于小区内没有车位,车停在路边人行道上过夜,第二天上午把车挪了进来,然而又过了一天收到了罚款提示,被电子眼拍了。去交通支队申诉,得到的答复是不办理,非要办理只能靠纸质邮件,辅警们在欢声笑语中,大概是因为不用工作,不用参与基层防疫还可以照样发工资吧,这也算是个有趣的现象了。

看完了《一句顶一万句》,叙事方式比较繁琐,书的主旨还是值得借鉴的。优酷会员打折,买了一年一方面给孩子看英文的《小猪佩奇》,另外还有《大明王朝1566》,也是值得深思的影视作品,看完再写。

2020年1月14日

在山寨厂前后5年多,即将面临又一次的组织架构调整。本次调整前正赶上要搬办公楼,行政为了清理库存,发给大家很多腾讯微博的纪念品,在我这微博老员工看来,这简直是一种诅咒。当然我也希望这次调整过后再看并不是一个像放弃微博一样的错误。

终于抽时间前往民族大学跟李老师见面沟通了一下,对于基金的运作有了新的规划,也了解到学院对于学生情况的划分以及国家的相关政策。讲两点与时俱进的,一是老师问我能否通过学校的基金会走账,我当然求之不得,每次给同学们转账都很辛苦,是一种典型的重复劳动,又不得不做。曾几何时国家对于非注册的组织和个人捐资助学都并不是正面的看待,能感受到总有一些防备心,如今可能是四个自信使然了吧,对于境内的主体和自然人的慈善活动并不再担心什么。

二是学校对于学生的贫困等级认定已经相当精细化,考虑的因素很多,国家对于贫困生的补贴也很多,然而大学课程与社会上的人才选取方式脱节也很严重,这点和现在的基础教育很像,学生们想要考研或者考公务员等都需要自费去上各种辅导班并购买一些价格不菲的教材,这方面也构成了不小的经济压力。

人总是很奇怪,银科诸多不便之处,我却总还是不情愿搬走,也许是因为从小学习生活都在这附近吧。虽然银科大厦的办公条件比较恶劣,但是也总算是大公司的办公室,能抬眼望到西山,总呆在这样的环境里会让人忽视社会上平均水平或者低水平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子,公益事业给了我了解社会另一面的机会。

由于工作内容要调整,因此对于技术上的思索脱离了实际生产,另外也打不起太多精神,没有专注的去看某个方面,好歹完成了两篇专利的对接,其他等春节后再调整心态吧。看书上欠缺目的性,已经开始看小说了,而且还没看到引人入胜的章节。

魏小夏小朋友越来越重,全家都开始腰疼,她已经能说一些差不多的句子,一方面经常感慨她进步神速(可能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这样吧),另一方面开始担心自身生命走向尽头。

最近主动的去和一些高级别的人进行沟通,也会问一些直接甚至尖锐的问题,以便有效了解到对方对趋势的判断,以矫正自身的认识或是开阔已有思路,每次谈话完成后都会适当记录,过一段时间可以返回再看看趋势是不是果真如此,这也算是一种学习成长的方法吧。

2019年12月15日

2019年即将过去,魏小夏马上一岁半了,现在已经能有效地说一些短句。昨天一个人带她去公园,我在前面推车,她在后面也能自己跟着走很远。偶尔会比较粘人,并有一定程度的睡觉困难症,总体上说是个不错的小朋友。

工作上正值高层领导变动期,一时间风言风语很多,前后在公司5年多,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调整,却没看到过有什么正面的效果,公司大的政策上似乎有一些积极的因素,但是真到落实时又时而一刀切时而搞平衡,不知道这次会是怎样。

北京的冬天很冷,风卷着落叶,一片萧瑟,和大学同学们一起去看了天一,他在那里也有些年了,每次去总是不禁唏嘘,如果他还在,大家一起吃吃饭喝喝酒应该很欢乐。

2019年11月10日

一周以来,我对于TLF基金的运作进行了深入思考,决定对于一些指标进行量化,最后推断出一个数值,再给同学们进行排序,以决定是否继续资助。其实可供考虑的因素很多,我能想到的有:
1 学校给学生评定的困难程度
2 家庭人均收入
3 成绩 可分三档学分绩 0-2 2-3 3+
4 邮件回复情况 不回复 回复
此外还有年级、学生自身的意愿等

这一次拟定资助名单可能是来不及了,不过今后还是要往精细化运作的方向逐步迈进,这也算是参考了公司里HR给员工的上级测算员工加薪幅度的方法,通过公式表达出我们更加关注哪些因素,也就是我们的价值观吧。

对于网络安全有了新的认识,一个月以来经常会受到一些aws的abuse report,服务器的web目录已经被注入,之后采取了多种措施,也做了ip白名单和硬隔离,目前终于不再收到abuse report了。这么多年一些原始运维的技艺还算没有生疏,PHP也还能搞定。不过一些新兴的东西如docker还欠缺掌握,后面找时间加强一下学习吧。

在行业和公司的低潮期也没有荒废工作上的时间,挤出时间看了一些最近的paper,也找到了一些实践的方向,算是比较欣慰吧。抽空写了几篇专利,虽然自己觉得都含金量不高,但是也获得了一些奖金。

本周又是在平淡中度过了生日,也无暇系统的总结和思索,争取在下次出差的飞机上完成这个任务吧。

2019年10月14日

新版的Wordpress的编辑页不是很好用,在31寸显示器上看,段落分割很不清晰,不知道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岁数大了越来越看不懂一些新事物的设计交互方式了。

前天坐飞机从上海回北京,旁边座位应该是一位母亲,飞机平飞之后就一直在写检讨给孩子的兴趣班老师,杨团启蒙班还是一个能搜到的兴趣班,字斟句酌一路上写了几百字吧。而后打车,司机师傅沟通顺畅,很容易就在停车楼找到位置上车,一路聊下来他本来也是在公司上班后来因为孩子得了自闭症需要照顾便辞职开出租,这样时间上能比较自由,可以保证每天接送孩子上学。当了父母以后很多人的生活都会变得艰辛。

9月中旬,魏小夏在院里的操场上学会了走路,准确的说是可以不用大人牵手而自己狂奔,甚至还能踢球。此后每次到操场她都非常高兴,步子比平时大得多,家人看到她欢快的样子都很欣慰。

国庆期间没去什么远的地方,第一天在家看电视,并不很激动。而后去了几次森林公园和一次动物园,小夏出门比以前好带得多,因此行程都没出什么差错。园博会已经结束了,可惜没机会去。

2019年9月8日

看了很多消磨时间的书籍,《冰鉴》写的头头是道,但是没什么借鉴意义。岁数大了不太适应不确定性,以及不好的结局,所以竟然在B站上把《大决战 :淮海战役》看了一遍,积极向上且气势磅礴。

魏小夏终于学会了走路,能走几十米,走累了还能原地坐下,总算是在人生历程上又进了一步。

周末和朋友去了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登山难度适中,山顶上也有一些从八大处穿过来的人,八大处——西山——香山这条线路应该是挺著名的入门线路了。也许是阅兵限产之前周围的工厂正在加班生产,空气质量一般,而且这几天很热。,等天气凉快了再尝试去一次。

2019年8月20日

升级了到最新版的wordpress,操作起来还不太熟悉。一个月以来几乎每个周末都带孩子回韩家川,从陌生带来的害怕到现在已经能一只手拉着大人在足球场上走来走去了,运动能力上算是有不小的进步吧。

《 北京千米以上山峰手册 》终于看完了,有些地方还是可以去的,退休以后应该并不会太无趣。其他也看完了几本书,没太深的印象,也无暇总结,在出差往返上海的飞机上看了一些电影,也是一带而过,看书和电影可能是指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了,并没有从中收获什么太多的东西。

另外看完了《联结》, 这书由纪录片内容改写而成,讲的是西方的科技史或者是发展史,表现力丰富但是欠缺连贯性和系统性,比起成年人更适合中学生阅读,对于科技前沿的工作也许有一些启发和借鉴意义吧。